杜鋒出任中國男籃主教練,這是他與東莞籃球的故事

10月31日,中國籃協正式公告稱,將對中國男籃教練組進行調整,廣東宏遠籃球俱樂部主教練杜鋒受邀出任中國男籃主教練,組建新一屆中國男籃備戰明年的奧運會落選賽,并著眼于2023年世界杯和2024年奧運會。

公告一出,迅速引發許多東莞的球迷關注。杜鋒作為廣東宏遠的球員拿下了前7個冠軍,再作為主教練拿下了球隊的后兩個冠軍。就在今晚廣東宏遠隊將迎來CBA新賽季的揭幕戰對陣遼寧隊,杜鋒也將帶領球隊踏上新征程。

自1996年南下東莞以來,杜鋒可謂與東莞這座全國籃球城市相互成就。我們不妨一起回首這位教練一路走來的故事。

時隔6年,宏遠再次奪冠

在此前舉行的籃球世界杯中,中國男籃成績糟糕,先后無緣小組出線和直通東京奧運會資格。因此,此次換帥并不意外。

但,為什么是杜鋒,他憑什么接任中國男籃主教練?或許從他去年帶領球隊奪冠的故事里,可以看到他作為教練成長的縮影。

時隔6年,廣東宏遠再次奪冠,讓人感慨萬千。2013年3月29日,廣東宏遠擊敗山東奪冠,拿到隊史第8個總冠軍,與八一隊并列聯賽“八冠王”。

當時,很多人認為廣東超越八一成為“九冠王”是水到渠成的事。然而,在那次奪冠之后,廣東隊雖然在之后的每一年都打進季后賽,然而都無法實現這一目標。

2016-2017賽季,廣東隊再次殺入總決賽,再次向總冠軍發起沖擊,但事與愿違。在經過了2226天的漫長蟄伏后,他們對于總冠軍的渴望已經達到了極致。

在這個CBA群雄爭霸的“戰國時代”,廣東憑借其深厚的冠軍底蘊、先進的技戰術體系以及全隊上下一心的努力,終于把總冠軍再次帶回了東莞。

這個失落多年的CBA總冠軍,東莞等了太久。

當乘坐CZ6885航班返回廣東的宏遠男籃抵達廣州白云機場,通過了安檢口,在那里迎接他們的,是由東莞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楊曉棠,市府辦調研員黃福泉,東莞市有關部門以及球員親友所組成的“接機團”。

而就在同一時間,東莞宏遠酒店一樓的停車場附近,數以百計的球迷拿著禮炮,在等候球員歸來。那天晚上,東莞的天空飄著細雨,但澆不滅他們等候英雄載譽歸來的熱情。

當晚的21:37,球隊大巴緩緩駛入停車場,禮炮聲聲響起,滿天飄舞著彩色的碎花。

車門打開,球隊中的每一個人下車后都與球迷致意,熱情的球迷伸出雙手與這支冠軍之師擊掌慶賀。

這份久違的奪冠激情,在這座籃球之城的夜里燃燒。

“豆芽菜”南下東莞

雖然,在帶領宏遠拿下隊史第九冠后的杜鋒風光無限,杜鋒的籃球之路卻充滿坎坷。讀小學時,杜鋒練速滑和跳高,沒想到讀中學時卻迷上了打籃球,報考體校還差點因身高不夠被刷下來。

杜鋒讀初二時報考新疆體校籃球專業,他1米78的身高在所有報考學生中最矮,離體校1米80的最低身高還差2厘米;在身材上,杜鋒也是最瘦的,用招考官的話說,杜鋒就是一根“豆芽菜”。

不僅身體條件差,杜鋒的體能基礎也不夠。在3000米耐力跑中,杜鋒落在了所有報考學生的最后。由于各方面條件不合格,杜鋒被當場“刷”了下來。當時在新疆體校任職的杜媽媽為了遂兒子的心愿,不惜拉下面子一次次懇求教練和領導。

校方留給了杜鋒最后一個機會:測骨齡。骨齡測出來的結果讓所有人吃了一驚,杜鋒的骨齡居然比同齡人要小3到5歲。正是這個唯一的理由,讓杜鋒艱難地搭上了新疆體校籃球專業的“末班車”。

1996年,杜鋒因為在新疆體工隊打不上球,通過熟人介紹進入了北京體育大學學習。在那學了半個學期,廣東宏遠青年隊招聘教練,北京體育大學的一位老師前去應聘時還帶著他一起南下。

結果,這位老師應聘未能成功,但杜鋒這位像拉直了的曲別針一樣瘦長的小伙子卻被宏遠青年隊看上了,杜鋒與東莞正式開始結緣。

在當時的中國籃壇,具有大學生身份或者讀過大學的球員屬于鳳毛麟角,而15歲的杜鋒陰差陽錯成為球員中最年輕的大學生。

1997杜鋒首次踏上職業賽場,不過對于當時年僅16歲的他來說,征戰CBA似乎略顯太早,那個賽季他總共只打了3場比賽,上場時間可以用秒來計算,他的處子賽季總共只搶到了1個籃板。

當然這其實也很正常,對于任何一位16歲的少年來說,能夠在CBA這個大舞臺上亮個相,已屬“瀟灑走一回”了。

見證“宏遠王朝”成長

杜鋒獨自南下闖蕩的生活非常艱辛。因此,總是吃不飽的杜鋒成了廣東宏遠隊最有名的“排骨飛人”。

真正讓杜鋒的飲食得到改善是在2002年,杜鋒父母在東莞開了一家“買合提”的新疆餐館,兩位老人既找了一份差事,也解決了杜鋒平時的吃飯問題。杜鋒是家里唯一的兒子和最小的孩子,杜鋒父母對他的疼愛顯而易見,每次杜鋒從訓練場回來,他父母都會按照他的口味給他弄好吃的,順便給他補補身子。

也就是從2003年開始,杜鋒此前平坦的排骨身材已經凸起幾塊肌肉了。

隨著力量的增強,杜鋒開始在內線的威力大增,在與八一隊的總決賽中,他主要是防守“戰神”劉玉棟,成為廣東隊推翻“八一王朝”的主要功臣。

從2004年開始,宏遠隊的老將們慢慢凋零退役,以杜鋒為首的當年的新人們,已經成長為呼風喚雨的“大哥”,八年七冠的榮譽,讓宏遠隊的球員們達到了除八一隊之外的另一個巔峰——“宏遠王朝“。

杜鋒退役儀式暨告別賽在東莞市體育中心舉行,由廣東宏遠對陣CBA明星隊。作為杜鋒前隊友的姚明、巴特爾、王治郅等多位中國男籃功勛隊員出席了退役儀式,時年31歲的杜鋒就此正式告別運動員生涯。

在征戰CBA的14個賽季中,杜鋒總得分6678分,總籃板數2317個,排名CBA歷史前列。

角色轉變:從運動員到教練

運動員生涯雖然落下帷幕,但杜鋒的執教生涯才剛剛開始,這一轉型的起點也是在東莞。

早在2009年,杜鋒就開始轉型球員兼教練。2012年退役后,他以助理教練的身份加入中國男籃國奧集訓隊。2013年,李春江辭去主教練一職,杜鋒走馬上任擔任球隊主教練,球隊請來了外教尤納斯來輔助他,那個賽季廣東隊重奪CBA總冠軍。

而在之后的六年,廣東宏遠隊起跌浮沉,杜鋒作為主教練,一次又一次地在東莞主場看著對手拿走勝利,有著馬布里的北京隊成為他無法逾越的高山。

2016—2017賽季,杜鋒又率隊重新殺進了總決賽,對手是昔日的死對頭新疆隊,令人意外的是廣東隊被新疆以4-0橫掃出局。幾年過去了,NBA級別的東莞籃球中心還沒在總決賽中贏過一場勝利。

這幾年間,新老交接的廣東宏遠無法奪冠,杜鋒被球迷口誅筆伐,壓力巨大。

之后,杜鋒擔任了中國國家隊藍隊的主教練,在帶隊練兵一年后,又回到了球隊。他面對的,是一支幾乎完全陌生的球隊。

“帶領球隊就是要爭取勝利”

后來的結果我們都知道了。

杜鋒成功率隊奪得第九冠,成為CBA歷史中的“冠軍第一師”。在原有內線外援莫里斯意外重傷,杜鋒果斷使用“雙小外”,打起“小球戰術”在聯盟中所向披靡,杜鋒也榮膺2018-2019賽季“最佳教練員”。

“做教練的人,都會遇到一個很簡單、直接的問題。那就是每個人見到你的時候,都會問你,今年冠軍沒問題吧?今年你一定要拿冠軍!”說起奪冠賽季的艱辛,杜鋒無奈一笑。

他認為,如果只是教練做得好就能拿冠軍的話,那這份工作很容易。但總冠軍不只是代表一個點,而是方方面面的狀態,是所有人的努力和成果。

當運動員的時候,杜鋒體會得不深,在當主教練的時候,他才知道中間的艱辛、背負的責任。

作為東莞籃球史上排名前5的球員,以及“九冠王”的功勛教練,杜鋒的故事激勵了很多人。

2019年5月14日,東莞市文化廣電旅游體育局機關黨委邀請杜鋒作為主講人,開展了以“奮斗,是青春最亮麗的底色”為主題的黨課活動,分享自己在東莞的點滴。

“凡事做到最好,是我自始至終的自我要求。第一次指揮,比賽結束我全身濕透,太緊張了,但這就是工作。很多球迷說我習慣‘怒吼隊員’,但大家要明白,球場就是‘戰場’,沒有任何理由失誤,我必須提醒他們不要犯錯,因為沒有誰愿意失敗。這也是一種‘亮劍精神’,帶領球隊就是要爭取勝利。”他說。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开奖